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深恋痕随风去》璀璨恋痕 健全文 深深恋痕随风去女体化

更新时间:2019-09-24 21:21:09

《深深恋痕随风去》璀璨恋痕 健全文 深深恋痕随风去女体化 连载中

《深深恋痕随风去》

来源: 作者:紫凝雪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楚文樵,黄琼

完结小说《深深恋痕随风去》是紫凝雪芙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文樵,黄琼,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这天,下课之前5分钟,楚文樵说:“上次我们去电教室观摩录像‘市场经济的发展’,请每位同学写篇观后感,文体不限。” 女生们听了,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天,下课之前5分钟,楚文樵说:“上次我们去电教室观摩录像‘市场经济的发展’,请每位同学写篇观后感,文体不限。”

女生们听了,有些抱怨之声。她们说:“楚老师,我们哪有时间写啊?作业已经一大推啦!”

楚文樵就说:“哦,其他作业你们要写,我布置的作业你们就不想写了?”

女孩子们赶紧纠正他说:“不是不想写,是太难写啦!楚老师,你每次布置的作业我们哪有不认真写的啊?”

“我可以给你们提示。”楚文樵说,“从宏观、微观等方面入手写。”

“那也不会啊!”女孩子们叫苦连天地说。

“那么爱莫能助了。”楚文樵笑着说,“你们自己想办法,反正各抒己见,大胆地写!”

为了防止这些女孩子再撒赖撒娇,楚文樵快步离开了阶梯教室。

这边,黄琼卉也是满脑子浆糊,问黄琼月:“月月,你打算怎么写啊?”

黄琼月看着黄琼卉说:“对我来说,这有何难?倒是你,笨得很!上次看录像,我叫你记笔记,你偏不记;只顾着看楚文樵!”

黄琼卉听了,脸一阵红一阵白,说:“哪有啊?”

回到(六)班教室,黄琼卉握着一支笔,咬着嘴唇,面前摆着白纸,陷入观后感的构思中。

黄琼月则在学校电脑室下载资料。别人上网,不是看小说就是打游戏,而黄琼月上网只是学习。

黄琼月下好资料,翻看笔记,把自己一头扎进书堆。将近一个小时后,黄琼月写好了一篇完美无暇的议论文。

黄琼月快步走到(六)班,拿给姐姐过目。黄琼卉看完后,夸赞道:“月月,写得不错嘛!”

黄琼月问姐姐:“你写得如何?”

黄琼卉叹口气说:“写好了,不过我不满意,又不知道怎么改!”

黄琼月捋捋头发,说:“把你写的《观后感》给我看看!”

黄琼卉便把自己写的文章递给妹妹。

黄琼月看完后,说:“是不行。不过改改还是能见人的!”

黄琼卉听妹妹这样说,一鞠躬,给黄琼月作揖,说:“妹妹,劳你费神,姐姐这厢有礼了!”

黄琼月笑说:“你呀,也只会这一套虚的了!”

黄琼卉并不介意妹妹如何说自己,她只要在楚文樵那儿留个好印象就心满意足了。

黄琼月指着姐姐文章的其中一段,说:“这儿、那儿都得改!”黄琼卉依言,转动笔头做着标记。

黄琼月参考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资料,她说一句,黄琼卉就改一句。修改完毕,黄琼卉发现观后感的内容比原来的丰富很多,语言也犀利独到。

黄琼月说:“这样一改,你的文章就起死回生了。佩服我不?”

黄琼卉对妹妹挤挤眼睛,说:“佩服佩服,你是学校第一才女,我是第二!”

黄琼月为了帮姐姐引起楚文樵的注意,把自己的那篇观后感又改动了一下,这样一来她的文章比起黄琼卉的文章便略逊了一筹。

学生们的观后感交上来后,楚文樵又习惯Xing地先拿出黄琼卉的文章来看。

黄琼卉的文笔流畅、视角独特,语言犀利,看得楚文樵在心中连连喝彩。楚文樵暗想,黄琼卉这小小的脑袋中竟然有这么多的想法和能量。黄琼卉平时看上去,娇羞文静,真想不到她有这么丰富的内涵。

楚文樵再拿出黄琼月的观后感,阐述观点到位,语言也细致独特,颇有水准。但和黄琼卉的那篇文章比,仍有些逊色。

楚文樵暗暗称奇叫好,他想:这对姐妹真是与众不同!

楚文樵把其他学生的观后感也一一翻阅,写得好的到翻来覆去就那么几篇,不好的倒多得很!

黄琼月、黄琼卉的文章是所有佳作里的最佳。楚文樵决定下次上大课评讲的时候当范文读。

楚文樵把学生的观后感放进办公桌抽屉里,收拾了一下桌面的作业簿,走出了办公室。

楚文樵准备去琴房找吴正杰。他迈着轻松的步伐向音乐楼走去。

吴正杰的办公室在音乐楼三楼拐角处。楚文樵经过二楼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进了右侧的琴房便望不到了。楚文樵的心砰砰地跳起来。

楚文樵愉快地想:我又要遇见黄琼卉了!

他准备快步走过去,但转念思忖了一下,觉得自己不能走那么快。他应该是不急不徐地走过,然后假装偶然出现,才显得自然。楚文樵决定了,就缓缓向二楼右侧的琴房挪动步子。挪到那个琴房门口,楚文樵假装不经意地转头,对琴房里瞧过去。

琴房内,一个秀气的女孩在弹琴。楚文樵只看见女孩的半边脸。他微笑起来,轻声对她说:“你好,黄琼卉!”

女孩一转头,楚文樵看清女孩的脸尴尬不已。

原来女孩不是黄琼卉,而是黄琼月!

黄琼月见楚文樵把自己认作是黄琼卉,有些意外,她觉得楚文樵应该能分清她们。

黄琼月也尴尬,手停了下来,不知道跟楚文樵说什么。

楚文樵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把你看成你姐姐了。很抱歉!”

“没关系。”黄琼月只能这样说。

黄琼月说完,又开始练琴。她弹的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童年的回忆》。前半部分,黄琼月弹得行云流水,但一到后半段便断断续续,弹不流畅。

楚文樵见了,说:“你的手指不够灵活,指法没掌握对。”

黄琼月听了有些惊讶,她不知道楚文樵还懂得乐器。

楚文樵对她说:“我弹给你看!”说着,楚文樵坐在琴凳上,双手专业地放在钢琴上,弹奏了起来。

黄琼月的眼睛瞪得像碗口那么大。

她暗想:乖乖!我练了快一个月了,还没练会;这家伙的手怎么这么神奇?难道和刘谦一样会变魔术?!

楚文樵边弹边讲解给黄琼月听,在哪边注意指法,怎样弹得更连贯等等。还未讲完,赵楚樵的手机响起来。

楚文樵蓦地想起自己约了吴正杰,忙对黄琼月说:“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

黄琼月说:“好的。”

楚文樵三步并作两步走,上了三楼。到了三楼,楚文樵老远就瞧见吴正杰在办公室门口批评一个女生,说:“弹琴你不剪掉指甲,那练琴又有什么用?”

楚文樵熟悉那个女生,而且全校的女生也熟悉那个女生。女生正是江柔。

江柔甩甩短发,对吴正杰说:“我忘了剪指甲了,吴老师,您不用这么凶吧?”

吴正杰的身影在办公室门口一闪,消失了。隔了3秒又出来,扔了一个指甲钳给江柔说:“马上剪掉!”

江柔大声说:“遵命!”开始剪指甲。音乐楼内除了“叮叮咚咚”的钢琴声,还有江柔剪指甲的声音。

林绿杉、唐宁婕、张丹练完琴,跑来找江柔。

江柔对她们说:“我带了好多吃的,你们要不要?”

唐宁婕、张丹说:“怎么不要?快拿来!”

她们不等江柔自己掏口袋,便在江柔的身上翻出话梅、饼干之类的零食,抢成一团。

江柔的零食被洗劫一空,笑骂说:“非礼啊!抢劫啊!”

张丹她们边抢边笑。

“你们这些女人!”江柔指着她们说,仿佛她自己不是女的一样。

江柔的嗓门倍高,吴正杰在办公室内听得清清楚楚。吴正杰的眉头一皱,打开门说:“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江柔说:“好,我们闭嘴!”

吴正杰看见“四大金刚”在一起吃零食,直视江柔说:“江柔,你上次的练习曲要重弹,你还好意思起哄?!像你这样的女孩,不好好学习、又懒又馋,将来有谁要?”

江柔满不在乎地说:“没人要就赖给你!”

吴正杰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江柔会这么说。吴正杰冷冷地说:“我的儿子6岁了,我儿子都不要你!”说完,“啪”的关上门。

楚文樵听见他们师生二人的对话,在心里发笑。

江柔一回头,瞥见楚文樵,夸张地向他打招呼:“楚老师,哪阵风把你吹过来了?!”

楚文樵笑着对她说:“江柔,你还是剪你的指甲吧!”

楚文樵绕过江柔,要敲吴正杰办公室的门。

吴正杰听见外面楚文樵的声音,打开门问:“你怎么才来啊?”

楚文樵说:“一个学生问我题目,所以来晚了,对不起啊!”

江柔多事地问:“楚老师,谁问你题目呀?”

吴正杰再次警告江柔,说:“老师说话你不要打岔!快点把指甲剪了练琴去,如果再弹不好,别怪我让你补考!”

江柔听了,冲吴正杰做个鬼脸。

吴正杰不买她的账,拉楚文樵进来,又关上办公室的门。

楚文樵好笑地对吴正杰说:“其实外面的这个江柔蛮可爱的!”

吴正杰听见楚文樵用“可爱”来形容江柔,“呵呵”一笑,说:“她这样的也叫可爱?文樵,你太有才啦!”

楚文樵也忍不住笑了。

楚文樵和吴正杰谈完了事,走下楼,快走到一楼时,楚文樵忽然听见两个女孩在一楼走廊处的对话。

一个女孩说:“我刚才看到楚文樵和黄琼月一起在琴房里练琴,有说有笑的!”

另一个女孩惊奇地说:“真的吗?”

“我会骗你?”那个女孩说,“依我看,楚文樵对黄琼月就是偏心!下课总爱跟她说话,不理咱们!”

“那倒是!”她的同伴说,“楚文樵对黄琼卉也挺不错的,好像除了她们姐妹两个,我们都是透明的一样!”

“谁让人家是双胞胎呢?”那个女孩懊恼地说,“要怪就怪我妈没把我生成双胞胎!”

“她们也就沾个双胞胎的光!”那位同伴不屑地说。

楚文樵听闻这段对话,很吃惊。他想:我尽量表现得自然,可还是让学生看出来了!会不会那对姐妹也看出来了?!

楚文樵

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楚文樵,黄琼)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楚文樵,黄琼)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紫凝雪芙)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紫凝雪芙)了,只希望主角(楚文樵,黄琼)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