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尘根》尘根修真 娘受 尘根蕾丝

更新时间:2019-09-23 00:16:00

《尘根》尘根修真 娘受 尘根蕾丝 连载中

《尘根》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水叶子 分类:仙侠 主角:徐安然,阴招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水叶子原创的仙侠小说《尘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徐安然,阴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一个浮浪调笑,一个面若寒霜,这一刻似乎又回到了平安州,回到了那无数个两人熟悉无比的早晨。 “牵着树藤走,别挡人道!”,牵着树藤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浮浪调笑,一个面若寒霜,这一刻似乎又回到了平安州,回到了那无数个两人熟悉无比的早晨。

“牵着树藤走,别挡人道!”,牵着树藤走过盘石道,如此近距离的面对着徐安然,李巧儿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那声“谢”也说不出口。

“你怎么也来了?可惜早上人太多没见着你,要知道你也在,少爷我也懒的跟这帮兔崽子们争第一了,呀!你的腿受伤了,现在还在流血”,口中说着话,满脸笑容的徐安然已顺势蹲下身去查看伤口,随后掀开外袍,自月白内衫上撕下长长的一条布带替李巧儿包扎伤口,徐安然这一连串儿的动作做的既轻柔又自然,自然到根本就不给李巧儿任何拒绝退让的机会。

看着蹲在自己面前忙碌的徐安然,李巧儿有些茫然,“明华道长带我来的,你就是前面那个好使阴招的第一?”。

“什么使阴招?这叫实力”,包扎完毕,顺嘴答着话的徐安然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站起身来,站起来之后他才猛然反应过来道:“明华带你来的?华阳道长你认识吗?”。

不知为何,徐安然蹲着时还好些,当他站起来后,李巧儿竟有些无法面对他那双含笑的眼睛,微微偏开头,顺着他的问题回答道:“明华道长就是华阳道长让来的”,说完这句,也不知心里什么作祟,她竟又鬼使神差的补充了一句道:“我的卖身契也是华阳道长帮着取回的”,这句说完,李巧儿才意识到不对,话既收不回来,她也就只能加倍绷紧了冷若冰霜的脸。

让李巧儿既高兴又隐隐有些不是滋味儿的是,徐安然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这句话,反是兴奋说道:“原来明华道长看中的那个天赋极高的女子竟然是你!我就说嘛,咱们巧儿天生丽质、秀外慧中……”。

见他这样,李巧儿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火儿来,往日任明老四父子说话如何刻薄都不发怒回嘴的她竟然厉声道:“谁跟你是‘咱们’?徐少爷说话注意些”。

三年来就没见过李巧儿一个好脸色,对此徐安然早习惯了,是以也并不生气,“好好好,我注意就是”,口中随意敷衍着,扭头间见到那开始时超过自己的敦壮少年已远在两三里开外,徐安然恨恨声道:“跑的倒不慢,便宜这兔崽子了”。

好胜心一起,他也不再多说话耽搁,伸手拉起李巧儿向前道:“快走,晚了兴许就赶不上了”。

他一拉,李巧儿身子一动牵动伤口,顿时“啊”的一声痛呼出声。

“这要命时候你怎么受了伤?”,三年来倔强坚韧,在明家受再多的苦累也咬牙忍住的李巧儿听了徐安然这句带着埋怨的话,却觉心中一酸,嘴里已是脱口而出,“你要走就走,我受伤管你什么事?”。

“怎么一出平安州脾气就大起来了”,说话之间,徐安然再次蹲身下来,径直拿过李巧儿的双手,趁着她对此举微微发愣的功夫,已将她背了起来,嘴里再不说话,起身向前走去。

等徐安然已走了两三步,李巧儿才反应过来,只是她刚一挣扎,就被徐安然顺势回手拍了一巴掌,“闹什么闹,再闹真就来不及了!”,嘴里说着话,不仅没有放下李巧儿,反而背的更紧了,脚下也明显加快了速度。

终于不用在正面面对徐安然,紧绷的臀部上挨了一巴掌的李巧儿卸下清冷的面具后,脸上早已是羞红一片,其后果就是她不再挣扎,也不再说话。

本身身体就好,又练过几年拳脚,加之刚才的休息,虽然背了个人,但徐安然依然很快就超过了走在他前面的几人,一路走到现在还有力气超人本就够引人注目的了,更何况他背上还背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一时间引得众人注目。

“看什么看!没见过背着媳妇儿来测试的?今儿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徐安然嘴里说着,脚下已顺势使出勾字诀,将前他一步的那个参试者绊了个踉跄。

打小就被家里人宠着,后来练过几年拳脚后但凡在平安州打架就没输过,过往的生活经历成就了徐安然此时的脾Xing。

见徐安然如此强横,其他参试者都避开了他的眼睛,那个被勾着的也只是恨恨瞪了他一眼,脚下却不自然的往旁边闪开几步,见着如此,徐安然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见着徐安然的跋扈霸道,他背上被刚才那番话臊的满脸通红的李巧儿油然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来,这就是徐安然,她熟悉的那个徐安然。

毕竟是山路崎岖,毕竟前面的路程中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徐安然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额头、颈后及背上早已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此时,已是日影渐斜的下午,而大心川却依然渺远难见。

看着徐安然颈后一滴滴汗珠冒出然后被山风吹干,随即又冒出又吹干,李巧儿只觉自己的心越来越软,越来越酸,软的要滴出水来,酸的双眼都起了雾。这一刻她甚至忘却了不能到大心川的后果。三年来,她第一此用如此柔缓的声音对徐安然低声道:“放我下来!要不天黑前我们谁也到不了大心川”。

徐安然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这轻柔的话语,身上的汗水继续流淌,双脚也继续向前,反背着李巧儿的手稳稳的没有半分松动。

“放我下来”,李巧儿又提高了几分音量。

“放我下来,我不要你背我,我不要你的银子,我不要你的可怜,放我下来!”,徐安然越是不说话,李巧儿的声音就越来越大,语调越来越尖利,原本撑在徐安然背上的手也不停的擂打着他的肩头。

徐安然仍然恍若没有了听觉与知觉一样,不说话,只是用双手紧紧固定住不断挣扎的李巧儿,继续埋头向前。

精彩评论:

前期还是好好的退役pla,才有一小块根据地,就开始军工分田地,分矿产,然后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们不搞阶层固化。一个制度的建立,以后就很难改,就想pla口号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那一天他不为人民服务了,他也就失去了他的军魂。而你建立的军队,刚开始就这么分财货,那以后肯定就是一群军工贵族。幸亏你们这群穿越者只是想象,要是回去就算有能力,估计也是造孽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